首页资讯 • 正文

晚清重臣曾国藩与左宗棠交恶,是在朝廷演出的一场双簧吗?

发布时间:

曾左不合,在晚清的官场是世人皆知的事,就连两宫皇太后也觉得头疼。当时和后世的很多人都对此不解,以至于演绎出许多解读,其中最具阴谋论的说法是曾左为了自保,故意演戏给慈禧看。这个说法在清朝就有风传,但见诸文字是左宗棠曾孙左景伊,他以左氏后代的身份持此论,使得此说更是风靡一时。

其实,这种解读是对曾左的贬低,也不符合实际。这样解读,不仅是小人之心,更是不了解中国古代士大夫精神的表现。

曾左不合的原因有两种说法。其一是曾国藩部下为了筹饷,绑票左宗棠的女婿陶桄,左家人托关系求放人,而曾部坚持必须交钱否则撕票。陶桄是道光名臣、两江总督陶澍的独生子,连他的儿子都敢绑可见当时曾国藩所部之剽悍。陶澍是左宗棠的忘年交,两人结为亲家,临死时陶澍更是托孤给左宗棠。左宗棠也不负所托,陶澍死后他索性住到陶家,料理家务之外还亲自教导陶澍,前后达八年之久,可见这个女婿在左宗棠心里的分量。陶澍被绑时,左宗棠正在湖南骆秉章幕府里,闻讯大怒,凭借他特殊的地位发动湖南乡梓,开展了轰轰烈烈的驱曾运动,对曾国藩口诛笔伐。

其二是曾国藩曾国荃兄弟克江宁后,曾国藩向朝廷奏报,自摆功劳时过了头,宣称伪逆首恶洪秀全的儿子洪天贵福“积薪自焚”,其余全部被歼。两宫太后闻言大喜,十几年大乱一朝荡平,从此要过太平日子了。于是大封功臣,曾国藩封一等毅勇侯,曾国荃封一等威毅伯。但时任浙江巡抚的左宗棠却上折说太平军有数千人逃出,洪天贵福亦在其中,而且已经串扰至浙江和江西。慈禧太后对当时的前线将领品行和个性十分了解,深谙御下之道。她一看左宗棠的奏报就知道曾国藩兄弟把事做过了,于是借题发挥,严旨申饬。曾国藩也毫不退让,立即上折劾左宗棠攻杭州时也有数万太平军逸出。自此两人开启互相攻讦的模式,甚至终生不通音问。

其实,曾国藩对左宗棠还是十分欣赏的。左宗棠第一次出任封疆就是出自曾国藩的保荐。左宗棠没有文凭,只是一个举人,还是搜遗录取的,就是说本来录取名单里没有他,考官在事后检查落卷时发现了他。因此,左宗棠的仕途之旅完全不能与曾国藩相比,后者不仅进士及第,还是当朝宰相穆彰阿的门生,又出身于翰林院庶吉士,清贵无比。但左宗棠是个天才,他虽然科举之道不通,但经世致用却是王阳明一类的人物。曾国藩对他十分了解,还在左宗棠为他帮办军务时就不遗余力,为他申报军功。

左宗棠的个人性格与曾国藩几乎相反。曾国藩懂得谦抑自守,遇事往往留有余地,宁可委屈自己也要成全别人。而左宗棠则恣肆汪洋,我行我素,只管把事干成,才不管别人怎么想。他是个干实事的人,有超乎常人的执行力,对于前怕狼后怕虎的曾国藩有点不屑。在他的眼里,曾国藩带兵狐假虎威,又老打败仗,实在有些猥琐。曾国藩靖港兵败时甚至投水自杀,让左宗棠看不起,为此他曾当面责骂曾国藩,让曾国藩有振聋发聩之感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左宗棠在任何场合都是大骂曾国藩,而曾国藩则一味避让,从不与之对骂。每每在即将与左宗棠冲突时就主动避开。

但左宗棠绝不是心胸狭窄之辈,他就是那种嫉恶如仇的性格。左宗棠一生中,除了一个帝师潘祖荫之外,没有同辈中的朋友,他的亲朋好友也都被他得罪光了。他曾为了西征筹饷方便,不惜下辣手攻掉儿女亲家郭嵩焘的广东巡抚,让自己的爱将蒋毅沣取代之,以至于郭嵩焘到死也不原谅他。但他的部下爱戴他,他的手下,名将云集,一时无两。其中最有名的杨昌俊、蒋毅沣、刘锦棠、张曜等人都是可以载入史册的武将。左宗棠在骆秉章幕府时,以一介布衣弹劾总兵樊燮,说他目不识丁。樊燮大怒,状子告到咸丰皇帝那里,咸丰皇帝为了给在前线打仗的将领面子,差点要了左宗棠的脑袋。以至于左宗棠丢了幕府的差事,惶惶然如丧家之犬。可是后来大权在握,反而没有对樊燮有任何报复。晚年樊燮的三个儿子都考中进士,他还洋洋得意地对别人说是他的一激之功。

平心而论,曾左失和,从是非的角度评价,曾的过错大,曾要负很大责任。从人情世故的角度评价,左宗棠的过错大,曾国藩对左宗棠有恩,又从不与其计较,一味挨骂不还嘴,左宗棠骂了他一辈子,有点过了。

但他们两个人都是君子,无论怎样吵闹不休,都没有越过那条为江山社稷为黎民百姓的界限。可以说,把国家利益置于第一位,让个人恩怨服从大局,天下为公,是曾左之争的核心,也是士大夫情结的具体提现。

曾国藩晚年,曾对弟子李鸿章说过,左宗棠是当今天下第一人才,谋国之忠、忠人之事,无人能出其右。李鸿章问他,左宗棠一直都在找老师的麻烦,老师为什么不怪他?曾国藩说,我与左宗棠之争是君子之争,是为了国家,没有个人恩怨。曾国藩当两江总督时,正是左宗棠在西北平回乱之时,曾国藩尽心尽力为左宗棠筹饷,是整个西征军费的最大来源,从来也没有耽搁。不仅如此,他还把自己的爱将刘松山调拨给左宗棠所用,刘松山成为左宗棠西征中最骁勇最得力的悍将。

无独有偶,曾国藩死时,左宗棠亲撰挽联:谋国之忠,知人之明,自愧不如元辅;同心若金,攻错若石,相期无负平生。这是左宗棠内心深处的真实写照,他们两人争了几十年,其实早已是惺惺相惜了。

曾国藩与左宗棠的关系,确实有点让人看不清。

但曾国藩去世之后,左宗棠为他写了这样一副挽联:

“知人之明,谋国之忠,自愧不如元辅;

同心若金,攻错若石,相欺无负平生。”

这幅对联很好地诠释了二人之间的心心相印而又不得不相互攻讦、演双簧哄骗慈禧的关系。

相关文章Related

相关文章Related

返回栏目>>

首页   |   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小品网,存货,笔记本,房屋,舰艇 版权所有